猫肆玖

都没有人来找我聊天。真的很好勾搭的不来一发吗!

【嘉德】龙的金丝雀



龙族嘉德罗斯x歌唱家雷德
ooc爆炸
超短篇

1
“龙有一只乖巧的金丝雀,龙听着它的歌声入眠。”
不知道何时,流传着这么一句话。
但只有龙自己知道,这只金丝雀不仅不乖巧,还特别吵闹。
“嘉德罗斯老大!我今天又有新歌啦,我唱给你听啊!”说着,兴冲冲的红色头发少年抱着自己的木质小吉他,弹出了黑暗摇滚的风格。

2
嘉德罗斯是一条未成年的龙。
几百年了还没有成年,闹心的失眠了几十天后抓了一个路过的家伙让他唱了首安眠曲。
孽缘啊……
嘉德罗斯看着在自己爪子面前蹦跶还没有被一爪子拍死的大胆人类,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了吧。

3
吟游诗人雷德,今天也抱着自己的吉他给嘉德罗斯老大唱安眠曲。
情意绵绵,黏黏糊糊的纯情小调子从他的嘴里哼唱出来,每一...

雷安妖怪pa

妖怪pa
百鬼之主雷狮x狐妖安迷修

破败的神社还能看见曾经的繁华盛世。
能想到这里的神是如何守护这方土地。
但人类这种生物就是健忘、追逐利益的,一旦得到的东西与付出不成比例,那么神明就会消失。
这里的神明也消失在了人类的记忆里。
百鬼之主不屑隐藏踪迹,露着两根纤长的鬼角,浑身散发的妖气让森林中其他的妖物不敢挡住他的道路。
一身藏青色和服之着半臂,藏在袖间的手拿出腰间的银色长柄烟斗,轻轻一扣便有轻烟袅袅升起。
雷狮移步,瞬步几息之间就到了神社门口,正对着浑身布满裂隙,只剩下半个脑袋的狐仙石雕。
“还算有点意思……竟然还有妖物敢居住在这里。”他手掌一翻,紫色的电弧在他手中成型击向神社帘子后的黑暗处,不出所料被青色的...

【嘉金】金的视频日记

#嘉金,此文中金和黑金是同一人,黑金为金情绪爆发后的模样变化作为区分的代称


#00C归我,架空相恋同居梗

#假车


[时间是嘉德罗斯告白后第二十天,晚上,我们同居了。其实我不太敢相信,嘉德罗斯竟然那么晚才下手!那么晚!]


嘉德罗斯坐在电脑桌前,电脑屏幕上播放着视频。本来想看看是什么占了电脑内存那么大的空间,没想到搜到了一个加密的文件夹,标着“金的日记”的文件夹吸引着嘉德罗斯为数不多的好奇心,他叫来雷德,命令他破解开密码后,嘉德罗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编号为一的视频,没有任何窥看别人隐私的愧疚感。


视频里的背景嘉德罗斯很熟,就是他跟金同居后,以金的审美装扮的书房,大大的书柜旁边还...

【锤晶】都是我的

#雷神之锤和凝晶CP
#嗯,就是私设,邪教
#超短篇,万圣节梗
“dang dang dang”
门被敲响的声音。


凝晶揉了揉自己的眉峰,主人都跟着海盗头子跑去过节了,作为一个武器,这种节日用不上暴力,流焱也跑出去要糖去了,留着凝晶一个人看家。

 顺便对付那些喊着“trick or treat!”的小孩子们。

 说实话,凝晶是不太喜欢被打扰的。

 如果有一个人的时间话,他更喜欢窝在暖暖的壁炉旁看一本好书,或者捧着热可可看一场电影。 

总归有办法的,度过这一天就好了。 

这样想着,凝晶叹了口气,努力不让自己的冷脸吓坏了小孩子,...

【帕佩】甜。



#我流私设帕,ooc归我
#帕洛斯生贺
#假想了一通
#小破三轮儿

说起来,生日到了啊。

帕洛斯偏过头,看到卡米尔那小子花了一堆积分买回来的甜食,甜腻腻的奶香味弥漫在客厅,帕洛斯突然就想起了一个故事。

故事里的小孩生活在贫困中,生长在欺骗里。
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却知道生日的那天需要吃蛋糕,吹掉蜡烛,然后许一个天真的愿望,他就会长大。
他没有过过一次生日,贫富的差距犹如土地和天空的距离,触手不可及,当你向着上方张开手心的时候你却会以为你能握住它。
那一天,他有两个橘子。
两个从水果摊里偷到的橘子,青涩的、又瘦又小,一看就酸到无法入口。为了偷着两个橘子,他还被店主砸向他的棍棒弄伤了腿。
一瘸一跛的他将目标放在了一个富...

强行帕佩了,害怕。

呜呜呜嘉金太好吃了……灵魂画手忍不住
大概是漫画里那个
迷之眼里看到的都是渣渣的嘉德罗斯
看到了渣渣以外的风景x

【雷安】织网(1)

#雷安ooc,HP梗,有些私设,魔法不会涉及很多 

#微量嘉金 #人外系列,假车系列 

(一) 禁林中的魔物 

用岁月粉饰自己的古堡,一群白色的星点围绕在黑湖畔一群穿着巫师服,写着满脸稚嫩的小巫师身边。

霍格沃兹又一次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分院仪式。 

小巫师们一个个跟随在严肃的女士身后,连看到幽灵的热情也无法阻止女士的满目严厉,他们乖的像一群小鸡仔,安安静静的跟在女士的身后进入了之后他们长达七年的魔法之旅。 

格兰芬多高年级的长桌上,五年级级长安迷修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平易近人的温柔气质,他茶色的发下,直视那双绿色的眼眸,如同望进了一片...

【雷安】猎物他自己钻进了陷阱

#雷安,星际监狱paro


#ooc,烂尾,大纲文


羽翼艳丽的家雀一无所知的混迹在肮脏的野鸟堆里,被狩猎的鹰盯上,成为猎物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


雷狮远远的坐在食堂的角落里,撑着下巴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上等的牛排,粉色的血水从切面溢出,渐渐铺满了盘子,可雷狮的注意力丝毫没有分给这个被戳烂的小可怜。


他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,生理性泪水坠在眼角,欲落不落的,使他在这个满是重刑犯的监狱里显得格格不入。


他在等待,一只毫无预兆就飞进牢笼的小家雀,挥动着双翼,落入了雷狮的手中。

https://m.weibo.cn/1607448951/4160729269372221

【雷安】不仅被NTR,还试图夺走身心的养成游戏

#雷安 

#架空的恋爱养成游戏梗 

#OOC 

#破车,最后翻车 

【请输入您的姓别】 安迷修操控鼠标,点上了“男”的选项。页面上的问题跳到了第二问。 

【请输入您的称呼】 安迷修悬在键盘上的手指顿了顿,在“帅气的大哥哥”和自己的本名上纠结了一下, 折中的输入了“骑士”这个称呼。

 页面上那本复古的书籍缓缓合上,故事的概况渐渐展现在眼前: 【作为帝国排名第四的骑士大人,是否能够完成女神大人赐下的使命呢?】 

【女神大人孕育而出的神之种子,就全部托付给骑士大人了,是贫民还是富商,是高尚还是淫贱,善或恶全在您的培...

开启新世界的大门

#雷安
#ooc
#又翻车了
#假军人pa

危机——最后的骑士,双剑的安迷修陷入敌营。

 安迷修的双眼被黑色的布条蒙上,嘴里被塞入了口球,唾液顺着口球当中的孔滴落在地上。 

安迷修现在的情况真的不能算好,作为敌军的一方大将,因为队伍里出了背叛者而导致现在这种情况。 

他被作为战俘单独扣押进了刑讯室,密闭的房间里弥漫着血腥与排泄物的臭味,刺激着安迷修绷紧的神经。 

带他进入这个房间的敌军把他靠在这个竖立在地面上的枷锁上,头部从最大的窟窿里伸出,双手则被靠在脑袋两侧,枷锁关上的瞬间连维持呼吸都有点困难,别说是扭转头部做出抵抗了。

枷锁的高度只能让安迷修...

每天回家安迷修都在装死

《每天回家安迷修都在装死》

#假的雷安吧
#ooc
#假车黑车都翻车了
喜欢的东西就要夺过来,无论用什么手段。 牢牢抓在手心的东西,才是自己的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55255632873640

「脑子坏掉的产物」
※简单易懂
※脑洞奇葩

我是一条面包虫,从窒息空间里吃着猫粮幸存下来的面包虫们的其中之一条,我的生命大概就掌握在那个人类的手上。

我的隔壁来了一个新邻居,比我们面包虫当中最大的还要大,八条长而纤细的黑色长腿,突显的橘色环斑,以及屁股上还不甚明显的老虎纹路。
委内瑞拉太阳虎,他的盒子上那么写着。
刚刚搬入新家的他是那么焦躁不安,八条长腿胡乱的触碰着透明的盒壁,湿润的椰土,最终在树皮上安分下来。
多好看的蜘蛛啊——即便他还是个幼崽。我却是一个又将面临蜕皮的老面包虫了。

我尽力的贴在与他相邻的盒壁上,不知道为什么,我只想离他更近,再近一点……我沉浮在一片海洋中,变得不像自己了。

我蜕皮了,干瘪的老皮掉落在身边,我白皙的身子仿佛能看见里面黝黑的内脏,我抬起身子,向他的方向张望,远远的看他一眼也好——我奢望着,直到我被弯头镊夹了起来,被粗鲁地扔进了他在的盒子里。

我来不及抱怨饲养人的粗暴,能够跟他在一起的念头已经充斥了我整个不大的脑子。我欣喜若狂的翻腾起来,摇晃着脑袋去寻找他的身影。

不在、不在……哪里都看不到他。
我失落的向前爬动,进入他的地盘。
一道黑影在我面前闪过,带着美丽的橘色纹路,他的四条腿轻轻的压在我的躯干上,前肢温柔的将我整个抱起。
我欣喜若狂,全身翻滚着努力更加靠近他,却被他当做了攻击,他一反抱起我的温柔姿态,将他又粗又黑的尖利物体刺入了我的体内,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里被缓缓注入了奇怪的液体。

我变得好奇怪,我的身体在热浪中翻滚,逐渐僵硬挺直,在最后的视线里,我看到他美丽的四肢长腿环拢着我,将我困在他和树皮之间。

如此霸道的姿态……
可惜,我看不到你长大了。

「end」

【妖怪松】蝴蝶,窃窃私语


微量的osokara的感觉
zw梗,别人发现的细节梗
应该是蝴蝶女干「x」

又一个恐怖故事被画上了休止符,青色的火苗颤抖着焰心化作孱弱的蝴蝶,在空中蒲扇着翅膀,划下蓝莹莹的粉末轨迹争先往远处半躺半倚着的男子身上扑去。

男子提着蓝色的竹纸灯笼,灯笼靠他单薄的妖力发出微弱的光芒,那些蝴蝶分分投入其中变为烛光,那灯笼便明亮一分。

作为妖怪的青行灯空松,那灯光便是他的妖力,“powerful……我的妖力,再给我更多吧。”他眼角的飞红在妖力的侵染下艳丽起来,头上的弯角也泛着莹蓝色的光,隐隐有生长之势。

妖力在滋长,欲望也在蔓延。

【微博后续】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...

42日快乐,来自灵魂画手的祝福

【事变组】deal

【事变组】deal 

★死神paro、噬魂师paro

★有死亡设定

★打斗渣


“嘶——”沾着酒精的白色棉花球擦拭掉伤口上的沙粒,还能看见红色的血丝把白色的棉花染成淡粉色,穿着天蓝色篮球衣的少年在刺激的痛感下跺了跺脚,红红的眼眶憋着眼泪看着校医粗鲁的消毒动作。

“嗤,那么点伤口就要哭了。”猫着背的校医,看起来阴沉沉的紫色眼睛被藏在过长的杂乱刘海下。

少年抬起手,五指分开顶在额头上,装作深沉的说道:“这可是男人的勋章,我可不会如同那只被丢弃的幼猫一样cry。”

校医恶劣的咧开嘴角,摁在手肘伤口上的酒精棉球换了一个多汁饱满的,重重的按在少年的伤口上。

“啊啊啊呜!疼疼疼...

【all空松】用你的声音爱抚我「2」

★自行找前篇

★注意:略微圆周率,这次是主色松吧
★肉沫
★意识流,前面大概是一松视角

肯定是撒旦感受到了我的欲望,如果这一刻能够持续下去,我会在死后将灵魂投入地狱。
对于一个迟早要下地狱的人渣,这是一笔投机取巧的交易。

一松擦拭着手上的玻璃杯,白净的布料在杯壁上摩擦,他半个身子藏在酒吧柜台后面,就算侧着身子,眼角的余光还是停留在那个浑身被蓝色包围的男人身上。
是怎么样一个人,海洋和天空的蓝色在他身上混为一体,在视网膜上留下浓重的一笔色彩。
他的声音能够让盲人也明白名为「蓝」的色彩,他仿佛就是为此而生。 如果不是那个雨天,那该死的温暖怀抱和那把该死的蓝色雨伞。 那车站里的搭讪就会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,随着时间...

「段子」涉及pakakara和兄长组的清奇

嗅觉——「臭」
臭松的身体散发着腐朽的臭味,与以往野兽的臭味不一样,这个味道更加的令一松厌恶与痛苦。
他跪在空松的棺材前,伸出的手在空中顿住,不敢去触碰他身上神圣的神袍。他捂住嘴,无声的质问着空松的罪“把我放在教堂是你最大的不幸啊,神父大人⋯⋯如果你能醒过来的话,会把我赶出去吧。”
被月光映射的彩色玻璃,天使的身影变得扭曲混沌,银白色的羽翼被漆黑的蝠翼替代,代表恶魔的箭头尾巴从身后伸出,不知不觉的缠绕上一松的脖子。
“我说呢⋯⋯怎么会出现亡者的气息,原来是吸血鬼啊。”恶魔的小松倚在半空中看着棺材里的神父“这个笨蛋神父⋯⋯用他的温柔去包容你这个不幸的存在,终于!你耗光了他的幸福,将他推入了死神的怀抱。”...

【空松】丧尸题

世界末日来的又快又突然。

上一秒还沉浸在悠闲静谧的夜晚当中的赤塚市被尖锐的哭喊声打破。

那就是一切开始的信号。


十四松第一个从梦中惊醒,他不安的推醒身边的小松哥哥。“怎么了,十四松?”小松睡眼惺忪的抬起头,窗外的一声不似人类的嘶吼将他的睡意赶跑。

“啊!吵死……了?”恼怒的小松拉开了窗子,探出头去对着街道上扰民的家伙大喊着,却在目击到人吃人的情况下迅速收声。

他目瞪口呆的看完了全程——

皮肤泛青的家伙用手撕裂了一个成年男人的腹部,在男人痛苦的挣扎下拉出了他的肠子,大口大口贪婪的塞进嘴里,将青色的嘴唇染上可怕的血色,随后在男人彻底死去之前……敲开了他的脑子。

“……...

【长兄松】watch you

【长兄松】 watch you 

微恐怖向,年龄操控 

只有小松和空松出现 

文渣,OOC 


小孩子的眼睛总是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比如在雨后彩虹上滑滑梯的小孩、老宅里穿着和服梳着童花头的座敷童子、在空气里漂浮的白色雪花精灵。这些大人们看不见的神奇景象,在小孩眼里就是一个新奇有趣的世界,而这种东西通常被大人们所忽视杜绝,随着时间的流逝,小孩眼中的世界也会变得跟大人们一样平淡无奇。

松代发现空松最近有点不对劲,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调皮的时候,虽然最近为了那件事搬离了一直住的地方,跟小学同学分别的时候空松也没怎么哭闹,还笑着说会回去看望他们。但现...

【東カラ】锁

我先忏悔⋯⋯

注意!
黑工厂老板東郷x社畜空松
囚禁、饮尿、电击,各种暗黑play
变态加扭曲,肉渣,文弱ooc
各种放飞自我。

雷的girl慎入。

「链接」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3980429463026598

1 2 3 4 ————
©猫肆玖 | Powered by LOFTER